当前位置:      喻理文摘    <<   男人花心不是错

 
男人花心不是错


    

    

“哎!男人没有一个不风流!”越来越多的女人们发出如此感慨的同时,仍然无怨无悔地为她们的男人洗着衣服、打扫着屋子、做好饭菜等着他回来。而她们的男人们呢,依旧在外面风花雪月,毫无顾忌。当他对别的女子高谈阔论却对你的问话置之不理时,当他为别的女孩拉开车门却像没有看见你的脸色苍白时,当他热心地帮助女同事家换煤气罐而置在家忙着做饭的你于不顾时,你是否已经从他的眼睛中读懂了什么、看出了什么吗?
   男人们流浪在城市里,他们的心也流浪在人群中,女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道道美丽的风景,他们的心是柔软而孤寂的的,是不堪一击的,如果在某一合适的时间的某一个合适的地点碰到了某一位令他心动的女孩,如果他的心战胜了理智,那么在以上种种假设成立的情况下,理所应当地会发生某些浪漫的事情。但最终他们还是会扬帆远洋,风流是男人自己都无法改变的性情,他们的一生都处于一种“随风飘流”的状态,同时他们自己都无法理解这种情怀的由来,对于他们来说最美丽的风景永远在别处。
  当然身为女人的我们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一辈子必须得跟男人这种动物长相厮守,那么我们就必须得来研究研究这种动物的本质。实际上男人是一种非常孤独的动物,他们那孤傲的灵魂在这个复杂与无奈的世界里从没有过一丝放松,被别人同时也被自己逼得不得不奔波着,在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不安定份子,他们被这种因子驾驭着不停地变化,他们求新求变,因为不如此他们就不能生存和发展,而此时你也必须加快脚步,否则有一天他会满脸歉意地已经是黄脸婆的你说:

   “对不起,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我们分手吧!”虽然这样说也许有失偏颇,但是至少在心灵上这个公式是相对成立的,对于女人来说,男人是他们的所能依靠的大树,然而却不知这棵大树的心不会永远在这里,也不会永远在那里,因为他总是处于一种游离状态。这当然不是男人的错,也许上帝在创造男人这种动物的时候给他的身体里注入了某种特殊物质,才使得他们这么不安份、如此躁动。

  如此研究一番,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当你发现你爱人不再着是牵挂着你而对别的女孩子殷勤备至的时候,请你不要发火,那只是已被“现代文明”折磨得疲惫不堪的男人们缓解内心压力的一种手段罢了,也只是这些男人们的天性使然,请你绝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到你身边!给你的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也让他有时间来理一理自己的思绪,他也是脆弱的,是无助的,也是感性的,在他的生命里需要各种各样的柔情来添补他那空虚的心灵,也许那个女人给他的是你所不具备的,但是只要你相信他那掌握好分寸,他就会逐渐变得成熟而有理智,当然此刻还是需要女人来掌握大方向的。在发现男人一旦有这个倾向的时候适当的给他一点提示,让他明白你是非常爱他的,是非常相信他的,而此时除了心理方面的沟通以外女同胞们还必须得注意一下外表,必竟物质与精神的完美结合是一件令人欣心悦目的事情嘛!
    “随风漂流”说的很好,但是风是什么?漂流的地方又是什么?男人是社会的,而女人是家庭的,家对于男人来讲是休息和停靠的码头,而社会才是男人觉得应该漂流的地方;家对于女人来讲是自己的领地,为了自己的领地女人才在社会上漂流,获得更多的物质来充实自己的领地,所以施灵麟说的花心我觉得应该是更加广义的花心。其实对于社会这块土壤,花是无处不在的,可能是诱惑,可能是快乐,可能是哪个超市的打折,也可能是某个朋友的婚礼,而他能不能和心结合起来,完全在于他能给男人或者女人带来什么他/她想要的。

       所以说到根本,其实每个人不论男女都是花心的人,只不过花的种类不同,和心结合后的结果也不同,这些种种的花心构成了生活,每个人的生活构成了社会,社会又反过来影响新的花心,形成一个循环。
       对和错这两个词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里的人来讲,不是越来越难去界定了吗?想想儿时的我们,对和错的判断标准和现在的判断标准还一样吗?儿时我们经常听到:小孩,什么都不懂。于是我们郁闷,想长大,就不在是小孩了,就懂了,于是我们去了解,去懂,懂了很多我们发现,我们更加的郁闷,因为我们懂的太多了,发现我们的原则也在不断的变化着。